首頁 > 文學園地

嗨,懷念回歸本源的明信片

來源:荊州投資公司 王靜  發布時間:2017年10月27日

    不要因為也許會改變,就不肯說那句美麗的誓言; 

    不要因為也許會分離,就不敢求一次傾心的相遇。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席慕蓉《印記》 

  

    再次讀到這首詩,搜到箱底里那一摞摞畢業明信片,突然發現,大學畢業已10年有余,見或不見10年間,不變的是明信片上的印記和祝福。 

    想起畢業漂泊這些年,每次過節回家,都會將畢業明信片看了一遍又一遍,舍不得扔掉。畢竟,這份留存更多的是同學、朋友之間的友情、親情,亦或是一輩子的。 

    記得最早使用明信片,是小學畢業之時,周邊同學都在互贈離別細語。平日都舍不得多買一點零食,只為積攢零花錢到這一刻。于是,徘徊于學校門口的“小賣部”,然后每一張精挑細選,包括圖案和文字,認真考究,不放過每一個細節。 

    那是多么神圣的事情呵。 

    懷揣著這份尊敬和情誼,于是,晚上背著父母,挑燈夜戰,在那一張紙片上面字斟句酌,小心翼翼親筆寫上幾行祝福語,夾在書本中。 

    第二天,飛快地到校,抽取下課時間,偷偷將明信片遞到最親愛的老師和同學手中。那時候的心情,真叫一個字:樂! 

    沒想到,這事兒,至今記憶猶新。后來,不斷升學,我也收到不少同學、好友的祝福。 

    上高中那會兒,還曾用明信片交了一位筆友。后來輾轉升學加之無電話、網絡溝通,便失去了聯系。 

    大會那會兒,還經常與好友、同學互通書信,互訴衷腸,明信片成了最最常見的交流工具。那時,寄送明信片花費才幾元錢,帶來的卻不止這一點點的歡樂,還有從一座城市穿越到另外一座城市的體驗感。 

    參加工作后,隨著工作的不斷變化,明信片的使用范圍也不限于那么小一張了,印刷不斷變得精美。后來,逐步將親筆填寫演變成機器打印,甚至內容也變成了千篇一律。定制化、個性化的明信片紛至沓來。 

    2012年,中央八項規定的出臺,明信片的支出明確不得納入公款消費,許多單位大批量明信片寄送不再出現。 

    但隨著互聯網、電子產品的普及,朋友間的節假日問候幾乎用短信、微信來替代,代表人們之間情誼寄托的明信片,也逐步被遺忘。 

    網絡的方便,不見面即可以轉發祝福。剛開始,出于尊重和禮貌,還予以回復,后來凡是看到轉發信息則一律不回復。本來是代表的一份祝福,石沉大海。 

    這份祝福變了味。 

    最近,欣喜地收到好友云寄來的一張明信片,上面是她到國外旅行時的一張埃菲爾鐵塔照片,遙遙看著,極美。我想,這也許是她最想要表達的心愿,與我分享這一份旅途的愉快:你在海的那邊,而我就在你眼前。 

    雖然這種形式被朋友取笑為老套,但逐漸回歸本源,讓人能找到心靜片刻的慰藉,它帶來的不僅僅是心底的一份祝福,更是一種思想和習慣的改變。 

    在這個被電子云同化的時代,一張附上簡單文字的明信片所傳遞的情感是樸素的,美好的。 

    我默默將這張明信片放到心愛的書里面,當做書簽。這是完完全全屬于我的明信片,屬于我的被想起的幸福和溫暖。 

    我想,我還是愿意用明信片的,就像每天對著電腦,還想握著鋼筆寫字那樣。那種溫度從指尖的輕觸傳遞到心底,成為了生活中微笑的理由。 

    今天,適逢你7歲生日,我想,我會親手制作一張明信片來表達: 

    嗨,很高興認識你。謝謝你帶我感受大好河山,看遍城市的每一個角落! 

  

  

东方彩彩票